蓝色长岛旅游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老叶渔家玉石街渔家小庞渔家晓轩渔家
老范渔家景程渔家雪儿渔家仙山珍宝渔家乐
查看: 426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一念花开

[复制链接]

818

主题

1038

帖子

4

精华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6131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8-23 15:51:26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赵苗/文
仿佛就是不经意间,我站在院子里,忽然,一丝淡淡的香甜随着晚风涌入我的鼻腔,整个人瞬间就快乐起来了。哦,是槐花吗?赶紧印证似的再深深地吸几口气,让这若有若无的清香浸满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,再满足地缓缓地吐出来。是的,槐花开了。我踏着楼梯几步上到平房顶,向西远眺。远远地,那刚展示出浓浓绿意的山上,如落雪一般,槐花压满枝头。我就那样静静地,与夕阳下,与晚风中,远远地望着那片雪白,却从不曾走近。
世上的花有千万种,我却独爱槐花。我爱槐花,却从不曾注意到它们是在什么时候偷偷绽放的。它们开得自由,落得任性;如同我喜欢它们一样,喜欢得随意,只是喜欢而已,莫名的。
记忆中,那条通往学校的路两旁就有许多槐树,粗的,细的,直的,弯的,真正展现出树之百态。槐花开的时候,整条路就浸在那种独有的香甜的味道中。上学路上,独属这个时间最好。闭上眼,我常常怀念:落日下,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骑着自行车,顺坡直下,鬓边青丝随风飞扬,眉眼含笑,只因这条路此时如童话世界一般:一簇簇,一串串的槐花如风铃般摇曳在枝头,穿行其间,有如穿梭在花海中,心情便如那小小的槐花一样,玲珑了,干净了,美美了,恣意了。常常可以惊喜地看到有的整棵槐树竟然只见槐花不见叶,仰着头从树的身边驰过,时时还扭头回望。无论是和她一般高的小树,还是要踮起脚尖才能望见冠顶的大树,都是一身银装素裹。虽是如此喜欢,但是她从不曾停下脚步细细观赏。只是喜欢这种槐香中奔跑的感觉。这画面几十年过后仍清晰地定格在她的脑海中,许是因为在那个单纯、简单的年代,槐花给了她最浪漫的遐想。
每当槐花开放的时候,总觉得时间太过短暂,因为有两件最不喜欢的事情总要发生。一是,下雨。春夏之交,在槐花开得正艳的时候,总会有那么一场风雨像要宣布夏要到来似的,劈头盖脸地滚落。望着风中的雨帘,一颗心总是不由得紧起来,小小的脸总要皱起来。一旦风雨过后,必是要赶紧跑到街上,便可见一地残花。没开的小花骨朵可怜兮兮地插在泥水里,花蒂处那丝如玉般的绿意仿佛正在叹息不能开放的遗憾。只是它不知道能否听见,那个小小的人心里的一声声惋惜。风雨过后,树上的绿意便明显了。一夜之间,无数的槐花隐去了身子,剩下的一些坚强的花朵,被风雨摧残之后,也少了些许灵气,最美的时光一去不返。但大多时候,风雨不曾光顾,养蜂人却捷足先登。虽然槐花蜜是所有花蜜中我最喜欢的,(因为我总觉得槐花蜜的味道最为干净,没有一丝杂味,许是个人喜好的缘故吧。)但是我仍不喜欢养蜂人的到来。
某天,放学的路上,突然发现路边多了一些褐绿色的帐篷,心里一惊,暗暗叫苦到:“不好,养蜂人来了。”便赶紧蹬着车子如风般驰过,那样子是真真一个风一般的小女子。因为我着实怕那个嗡嗡叫的小家伙不打招呼和我亲密一下,所以唯有赶紧低着头迅速逃过,再没有闲情雅致去欣赏我的槐花。怕蜜蜂只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蜜蜂采过蜜之后,槐花迅速枯萎凋零,每天上学放学便可见路边一堆堆的落花。多年后的一天,当我一扭头突然发现自己的一地落发时,突然就忆起当时的场景,顿悟:那是一种心疼和无奈。槐花落尽全林绿,又是一年。
槐花盛开的季节,岛上乡亲便会撸点回家做成食品吃。槐花的吃法最常见的是两种,一是和上面和糖放在干苞米叶子上,在屉子上蒸熟食用。喜欢吃甜的人往往在蒸熟以后还要撒点白糖。这种食品父亲很爱吃,至今也没吃够。相对于吃槐树叶、槐树皮的年代,这应该是精品槐花饮食了。还是一种吃法就是包包子。岛上槐花盛开时,正好也是鲅鱼最多的时节。于是,槐花和鲅鱼便成了最佳拍档。我虽是很喜欢槐花的香味,但是对槐花做成的食品并不感冒。总觉得那种味道闻起来喜欢,吃起来就不太舒服。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是不吃槐花包子的。其实这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思想在作怪。大概就是几年前槐花开放的时间,有一次出去吃饭。一桌子陌生人居多,一桌子的菜几乎都是我不能吃的。正饥肠辘辘的时候,服务员端上来一盘槐花鲅鱼包子。望望桌子上盘子里的菜,我犹豫了一下,把手伸向了包子。很是谨慎小心地咬了第一口,除了鲜香,我没有吃出其它的味道。现在想起来,我也只能用鲜香这个词来形容当时的味觉,是一种很纯粹、很唯美的鲜香。当第一口的汤汁顺着喉咙流淌下去,一种满足感在舌尖漫开。包子很是小巧,三五口一个。我很是想多吃几个,但是固有的饭桌文化告诉我,这样是不可以的。望包兴叹,心里默念:我怎么早没发现鲅鱼槐花包子这么好吃?可惜了,我的大钦岛鲅鱼,可惜了,我的大钦岛槐花。至此,鲅鱼槐花包子成了我的最爱,百吃不厌。母亲每每包,一定留给我吃,甚至大多时候是为了我而包的。
离开那个小岛之后,关于那个小岛的回忆忽然清晰了起来。在现在这个岛子上,似乎也只有千树槐花压枝头的时候,我才能找到远方那小岛的一丝气息。空气中弥漫的那种时有时无的槐香,怕是一辈子都闻不够。
一念花开,那漫山遍野的槐花永远开在我的记忆里;再念花落,何时重回梦中槐香?

写于2019年7月20日晚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蓝色长岛网|手机版|

蓝色长岛旅游网 - 长岛旅游 长岛渔家乐 长岛旅游攻略 TEL:15589607058 QQ:1290812623

© 2019 www.grimante.com 营业执照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广东11选5 任你博 任你博官网 广东11选5 任你博官网 任你博 太阳城娱乐 爱波网 爱波网 广东11选5